• 隅居之八:负重行走,得见光明
        ——致果果

    壬辰年、己酉月、癸未日,黄历上写着,宜祭祀、启钻、成服,馀事勿取。

    果果,很多时候
    我们要像狐狸一样
    在草原上潜行,经历
    一个个完整的季节
    用你瞪羚般的小眼睛
    才能清晰照见,它
    张开巨大的身体,一切
    悠游饮水的小东西
    都逃不过臃肿

    臃肿连接着光阴
    微小中连着大义
    这些使泥土有了含义的事物
    同样在毁灭它所赋予的,箭矢
    在寒露之夜都会流向我们的身体
    并且在羸弱的血液里,长大
    成为一颗毒瘤,阻挡我们负重行走。

    果果,唯有你了解,
    人们依靠想象,
    巧妙地生存,多么不易。
    就如大地,吞下一粒陨石
    涟漪生于海底,不经意的角落
    需要踮起脚尖,才触碰得到。
        (2012.09.19新兴榄根)

  • 隅居之七:遥寄果果

    壬辰年,庚子日。黄历上写着,宜祭祀、祈福,忌开市、安葬。

    你那诗人爸爸,我们都叫他
    山哥,有过这么一句话
    “经历四季,身子会变得轻盈”
    他每次说起这话,温澜潮生
    一场甘露,溢满川泽
    那是通往你内心,坚韧圆融的寓言

    这样的时刻,
    谁都无法从狐狸那里掏出孤独
    也无法让左旋柳停止思考
    这样的时刻,会在悬铃木上
    开出一朵朵花来。
    她比雪花更温暖,比荷花更柔情

    你就盘坐在上面,面对时光的尽头
    不会像我们,灵魂疾驰在两根铁轨上
    一路都在追寻,
    一根未命名的骨头。

    (新兴榄根2012.08.07)

  • 2012-03-20春分 - [一步一顿首]

    春分

    雨水一过,山林便丰满起来
    在你不经意的地方,许多花儿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留下妥协的证据
    你内心似火,安放在庙宇
    身子如冰,停歇在三楼抑或
    更加低矮的角落,不再留意,
    一株水仙花的荣与枯

    村庄吃了败仗,潮汐一般
    退却如烟火,像一个受过惊吓的妇人
    神色慌张,在沼泽地里藏下秘密
    在雨中,炊烟若隐若现
    仿佛婴儿的初啼

    这是一段潮湿的历史,
    布满荆棘和陷阱,习惯篝火以及烈酒
    要说出记忆中的羔羊,就必须奔跑
    如果驻足,乱花便渐渐迷乱你眼
    大部分的花瓣,与泥土
    混杂一处,它们最后
    终其一生湮没无闻
        (新兴榄根201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