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历庚寅木年,二月小,十七日。黄历上写着宜祈福、祭祀,忌服药、求医。

    枇杷熟了,我还是没有更多的话语
    关于微小的事物,带给你的惊喜
    很浅,与牛犊咀嚼过的晨露
    有着相同的粉嫩颜色和磨砂质地

    每天起来,我习惯用绢丝蒙住
    失神的眼睛,让清水刚冲刷的世界
    看起来更为朦胧,这样可使自己
    安静下来,去听一曲安魂的钢琴曲
    它很短,甚至从来不停留
    它很长,反刍只会倍加翻涌。

    无名指开出的油菜花,将我包裹
    起来,幽暗的火就溢满了琴弦
    它总是灼烧着子夜,打开的梦境
    有月光照进来
                   (2010.04.01 新兴龙山)

  • 农历十二月初八日,黄历上写着“宜塑绘、启攒,忌入宅、安床”。

    是夜,潮湿像水中的浮莲
    寄生于深邃的山谷

    我能渴望的是一声长鸣?
    带着金属与蒸汽的狂妄
    还是一座年久失修的老宅
    倔强,无依而谦恭的背影?
    这样的问句像一条蛇
    盘踞在闪电袭击的荒野上

    现在,你拥有一把
    匕首,比闪电更为锐利
    你要用虾的眼睛划过
    慈悲围筑的石屋,驱赶
    像土壤一样可以扎根的光明

    你终于回到了虚无
    一个圆融,黝黑的秘境
    森林,彩蝶,是一滴
    清泉滑入深潭的声音
    只从内心响起
        (2010.01.22 龙山一得居)

  • 从百花洲到新魏路,断断续续
    山哥常把那些缝合在一起,用那
    不同凡响的双脚,抵达一片真实
    抵达一个诗人的赤子之心。

    我们的话题离不开召唤,还有泥土
    时常,会像最先脱离啤酒的泡沫
    你甚至能听到剥离的声音,清爽而踏实

    婆娑,是巷子和人流摩擦的烟火
    难使脚步迷醉,这让我们意外
    拾获抵抗困窘和愤懑的一把,长矛
    我无法如山,哥却坚如磐石

    寒露来袭,你此时睁开双眼
    必有大鹏从悬崖盘旋而来,停息于
    水火中,一声太息压过所有喧嚣
    (2009.09.26 拉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