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历庚寅木年,三月大,廿三日,是日,妈祖诞。

    (一)
    果果,这样叫你名字的时候
    会有白玉兰的香气
    从五月的荒原里开出来

    我还记得第一次
    你降临我们的世界
    一列火车正经过可可西里
    草原在右,雪山在左
    安静如清晨温暖的梦境
    我知道,他们和我
    一样在聆听你白玉兰般的
    呼吸,像海水一般
    自绿草间升起的幸福
    充满我内心那口井

    果果,我想告诉每一个人
    一个饱满的音节,当她冲过来
    天空将被淹没,只有夜莺的明眸
    能测量你那被赐福的芬芳

    (二)
    果果周岁了。这两个词,
    可以用无数个方式读它
    可并不能形容我有多么喜欢你
    也无法复现,你花枝一样的眸子里
    遥远的乐章,在幽僻的波浪下面
    轻轻跳跃,山峦静了下来
    远方的马匹随麦浪而动
    你将他们从某段古琴谱里挑了出来
    从自身的笑靥里挑了出来
    从你那诗人爸爸的胸怀里挑了出来
    像从昙花里,剥离一颗莲子

    果果,你一岁了
    你出入花蕊,我们灵魂的源头
    像一只可爱的珍珠鸟
    啄去我们的孤独和晦暗
    你双肩透明,像瀑布一样
    垂下微笑,灿烂的梦
    照亮我们窗棂里那些花瓣,
    像风一样轻盈
        (2010.05.06新兴龙山)

    分类: 人物白描
  • 你和刚邂逅的天空
    被哈达色的冰川劈开
    散落的泥淖投身
    在骄阳转动的波纹中
    你摘下一朵蘑菇
    那朵绽放于玛尼堆旁
    被赐福的一段浣纱岁月
    转身向前
    往沙漠灌注清越的声音
    用冰冷的康巴藏刀
    刻画出丰沛的雨水
    青稞长在脚尖
    只要还有荒原
    分类: 人物白描
  • 2008-07-03流火 - [人物白描]

    你们都是我哥
    在这个金钱像蝗虫一样
    蔓延的时代里
    你拿着硕大的笔
    蘸满嘉陵江水
    在沙滩上写蝇头小楷
    蚕头凤尾

    你在早晨劈开重庆
    森林的雾气
    给每一朵小花取上新鲜的名字
    给每一粒尘埃安上鲜艳的翅膀
    他们在黄昏翩翩起舞

    你们热爱城市
    就像热爱美酒和咖啡
    闻出每棵树的年轮
    策动一场战争
    应对蝗灾
    也来一次农村包围城市
    坐等洛阳纸贵
    然后钟情西湖龙井
    在葡萄藤下太师椅上躺下
    摇着蒲扇
    抿嘴偷笑

    分类: 人物白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