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28凡此种种 - [西行散记]

        2008年,也是这个时候,我到了拉萨,从此,我便一次次回望,回望这一个让我迷恋的城市。

        近段时间,白天置身在乱哄哄的办公室没有多少工作的热情和心境,更多的时候,是虾米伴着我。听着洪启、周云蓬、小娟,还有众多不为多数人所知的随心灵节拍而动的音乐,这样能让自己感觉到还活着,还有向往,还有憧憬。虽然反反复复,却依然能在这些平静的声音里,体味到感动,又想起《荒野生存》、竹本,更多的时候想到拉萨,寄养在从未谋面的藏族人家的小羊,还有三只猫,它们该生了一堆小猫咪了。

    分类: 西行散记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分类: 西行散记
  •     拉萨到日喀则的旅游线路兼顾了西藏绚丽的历史和宗教文化以及自然风光,对于体验型的旅游者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坐上汽车从拉萨沿318国道往西,你就能让心灵从纷繁的工作中解脱出来。这是一条从春天通往“荒凉”的路,而这种荒凉不是植被,而是心灵,所以它也是一条通往安宁、通往纯净的路……
        从拉萨向西,公路两旁树木葱葱,昭示了春天的魔力和生机。拉萨河像游走在大地上的一条巨蟒,路就沿着河畔在大山之中穿梭,它们给了我一种错觉:我仿佛成了湍急河流中的一条顺流而下的江鱼,在丰茂的水草间流走。一个个村落是鱼在水中的避风港,简朴而不失特色。清晨的车窗外,乳白色的云雾不急不缓地飘浮着,把高原涂抹成了一幅江南水乡的写意画。走过这一段绿意盎然的“春天”,跨越雅鲁藏布江上的曲水大桥,我们就到了冈巴拉山山脚。
        岗巴拉山是南线前往日喀则的必经之地,也是横亘在拉萨和日喀则之间的第一座天然屏障。山脚的村民告诉我,以前在公路没有修通之前,去羊卓雍错转湖的信众都是走山上简易的羊肠小道。这些小路还依然隐现于大山之上,远望去,恍若山体的一条细细的纹路,吸引着我们仰视它。
        天际乳白色的云倚靠在山顶栖息,它生出了一股神秘感让我们不由向上驶去。而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值得的——最美的景色往往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公路是一根不断回折向上的藤蔓,而我们就如沿藤攀爬的蚂蚁一般,在路上行走着。由于缺氧的缘故,汽车似乎也怠于用力,越往高处,行驶的速度也就越慢。行至半山,清晨的水雾依然散尽,云开雾散处,巍峨的群山在一瞬间还原了高原的粗犷,沿途的山都是光秃秃的,植被甚少。
        车慢慢进入崇山峻岭之中,不久终于到达冈巴拉山山口。羊卓雍错静静地呈现在眼前,一种令人窒息的美丽袭来,我来不及观赏却早已沉醉。
        从高处望下去,羊卓雍错宛如舞女的裙带环绕着雪峰。她与蓝天白云交相辉映,湖水的颜色在天空云朵的映照下闪烁着别样的色彩,或是凝重或是灵动,在四周安宁和静谧的氛围里显露出一种卓尔不群的旷世之美。这种美让我们产生了一亲芳泽的冲动,而身子倒像是成了心的累赘,被那呼之欲出的欲念牵引着,姗姗来到湖边。
        粼粼的波光像镀上了一层银子的光泽,有了金石的质感;以手抚之,湖水清凉而温润,宛若美人的冰肌玉肤。此时,羊湖之上,天空澄碧,白云翻滚,湖水正用她纯洁无暇的碧蓝湖水,用她摄人心魄的清纯与高贵,用她高洁恬静的气质,在瞬间捕获了我的心。山风吹来,似乎湖水也发出习习之声,到底是山声、水声、抑或是心声,我已不想分辨了……
        上得车来,我们沿着羊卓雍错湖畔,继续赶往日喀则。湖畔村民告诉我们,前面不远就是浪卡子县,过了浪卡子县再翻过卡若拉山就能到江孜县城了,之后去日喀则的路就是一马平川了。村民扎桑还特别提示说:“卡若拉山的乃钦康桑雪山很特别,要多拍些照片。”对于怎么个特别法,她却怎么也不肯说,“你们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为了早一点目睹雪山的尊容,我们也顾不上沿途的景致了,便一路疾驰而去。跨过海拔4330米的斯米拉山口,终于,一片令人炫目的白色裸露在我们眼前,我们脚下的路就向着雪山的方向延伸过去,似乎这条路就要开上雪山一般。路边的牌子上写着“乃钦康桑雪山,海拔7191米”。
        我们脚下的公路,沿着山的一侧,进入了乃钦康桑的腹地。可是这乃钦康桑,近得仿佛触手可及,打开车窗,似乎就能闻到山上冰雪清冽的味道。
        走出大山的包围,我们就来到了江孜县。在江孜县白居寺的背山顶上,屹立着一座城堡,这便是有名的“宗山堡”、闻名中外的宗山抗英遗址,这里也是电影《红河谷》的取景地。至今此处仍保留着1904年江孜军民保卫祖国领土的抗英炮台。现在是满怀希望的季节,在炮台旁边褐红色的岩石缝中,你也能发现希望的种子——到处长满了花儿。缕缕花香像是敬献给无数英烈的祭品,也像是安魂曲一般,令英雄们得以长眠,得以解脱……
        日喀则市区很小,可却很干净,出乎意料的干净。我们准备第二天去参观扎什伦布寺。
        扎什伦布寺依山而建,重重叠叠的宫殿,错落有致,主要由大经堂、强巴佛殿、五世至十世班禅灵塔祀殿等组成,建筑群布局紧凑,气势磅礴。寺庙内的木梯和石板已被游客和信徒磨得又黑又亮,光可鉴人,猜不透它的历史。殿外低矮的回廊,有着精细的雕刻和褪色的彩绘,早晨的阳光照射下,仿佛唤回了一些当年的生气。
        我们随着人流进入强巴佛殿。强巴佛像高大宏伟,气势非凡,据说造这座像耗用大量紫铜、黄金和宝石,从中也可看出藏族群众对佛的极度虔诚和无比敬仰。
        出了佛殿,倚靠着古老的绛红墙垣,凝望一条深远的小道,似乎历史和时间就在身边,触手可摸。抬头望去,天碧蓝如洗,自在的飞鹰缓缓地在天空盘旋。回望扎什伦布寺,整个庙宇处处记载着历史:斑驳的泥土墙,经历过多少凄风苦雨?随意铺就的石板路,踏踩过几多朝圣者?走进她,就是走进了一座历史博物馆,必然会唤起你的许多联想与感触。
        离开日喀则是第三天上午,汽车顺着雅鲁藏布江回拉萨。出城不远,回头望去,扎什伦布寺雄踞山坡,气象森严,寺院金顶发出那耀眼的光芒,耳畔又传来那首动人的歌: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

    分类: 西行散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