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隅居之九:十四行致CiCi

    CiCi,我在你离开的身影里
    翻阅枕边篇章,饮下一杯
    金黄色的云南红茶
    你在其中活着,澄明如星空
    如晨光,斑斓中有昨夜的微雨

    你在一坛陈年青梅酒中活着
    芳香盈室,启于朱唇
    那生于你低语的梦和静宓
    在内心刻下烙印,教换浮名

    碧纱幽窗,疏灯蝉鸣
    这些从唐朝流淌至今的水滴
    汇聚成山,或者一棵树
    于你掌心排闼开来
    在月的清辉中一一入梦

    分类: 小生活
  • 隅居之三:夏日偶题

    乘岁流年奔粤西,迁客诚惶桑梓牵。
    污陷泥淖余身半,仿梦暗香盈室田。
    清波潋滟荷偷睡,旷野空茫马方闲。
    拂剑脱缰凭风去,还教月下采浮莲。
        (2011.07.02新兴榄根)

     

    分类: 小生活
  • 隅居之二:我不想到对面买一包烟

    502天以前,我要了一杯无糖咖啡
    没人问我苦,还是不苦,
    即使问过,答案总是符合
    提问者的胃口,我的味蕾已经
    丧失,她的游疑便超出了生理学范畴

    “抽跟烟吧?火柴已经不见踪迹了。”
    我卖掉了父亲的勋章,赶在杂货店关门前,
    去买一包十一块的双喜,但是
    七块的七匹狼,是我的最爱。
    我知道我仅存的纠结,让你不适。
    你终于笑了,笑声中含沙射影
    反而令人兴奋,像一根啃不动的倔骨头。

    杂货店关门,“或者今天根本没开过!”
    一般情况下,你更愿意这么想,
    不能证明谁是对时,你一贯正确
    朋友,如果坚持,就去对面小店,
    那边双喜只需10快,可我不想到对面
    买一包烟,那需要穿过鸡场
    这样会弄脏我白色的鞋子

    尽管,我的鞋子
    已经半年没有洗过
        (2011.05.14榄根)

    分类: 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