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历庚寅木年,三月大,十三日。黄历上写着“宜祈福,结亲;忌服药,迁移。”

    这一切无法言说,雨降下的时候
    你想告诉我,这一晚有没有梅花
    和落叶交织在一起,南山上
    有一片新树叶,从木吉他中
    静静地开放,无声无息
    她并不新鲜,公元263年的尘土
    和轻巧的言语,沾在上面
    越来越重,模糊了来处和去向

    黑暗将琴声当作拐杖
    正如我躺在涟漪上,免于下沉
    藏着枯萎的那个盒子,需要耗尽
    剩余的一炷香时间,
    这是无处不在的空山
    用于繁殖以梦为马的流光
        (2010.04.26龙山)

  • 每一滴雨在她落下的时候
    想必是有回声的
    这些曾经熟悉的事物
    变得理所当然
    他们不再清新
    我们终日惶惶,不可终日
    关于生活,无聊以及爱莫能助
    关于空灵,空洞或者虚怀若谷
    没有更多的预示,这催生悲情
    它是无力的,并不能让凋谢更娇艳
    毁灭具备开放的力量,或者说重生
    可,这不是开头,也不是结尾
    它只是江洋一瞥
    它只是
    一声如迷的呼吸
        (2010.04.15与二月兰夜话)

    分类: 日知浅议
  • 农历庚寅木年,二月小,十七日。黄历上写着宜祈福、祭祀,忌服药、求医。

    枇杷熟了,我还是没有更多的话语
    关于微小的事物,带给你的惊喜
    很浅,与牛犊咀嚼过的晨露
    有着相同的粉嫩颜色和磨砂质地

    每天起来,我习惯用绢丝蒙住
    失神的眼睛,让清水刚冲刷的世界
    看起来更为朦胧,这样可使自己
    安静下来,去听一曲安魂的钢琴曲
    它很短,甚至从来不停留
    它很长,反刍只会倍加翻涌。

    无名指开出的油菜花,将我包裹
    起来,幽暗的火就溢满了琴弦
    它总是灼烧着子夜,打开的梦境
    有月光照进来
                   (2010.04.01 新兴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