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晨曦的微光中
    一伙人
    一伙数不清的人
    正往自己身上擦满伤疤
    等待第二天的活计
    马路边
    一位独自望乡的老人
    正在寒风中瑟瑟死去
    迎接他的
    是众人的唾弃还有鄙夷
    分类: 驴行四海
  • 2008-04-08诺言 - [一步一顿首]

    在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街角
    悲伤像风
    扯动着衣袖一样
    也扯动着我
    诺言就像是无根的云
    跌落到无名的尘埃里
    化成泪
    哭诉那轻如空气
    却让人孜孜等待的慌言
    跛足的月亮在深夜开始痛恨
    痛恨撕毁窗纸的雷电
    是它
    扎进了寂寞深处
    使美丽露出狰狞
  •     武功党盟,诚坦荡挚诚之士,吾虽未睹其容,然其雅致,望茗而可得也!初,缘石兄赴藏,感其任侠,恐左右不得安,某适闻党盟潜于日喀则,遂电函托其眷顾于万一。不日复曰:

    国荣先生左右:
        见信好!
        阁下虽言乃于浩兄朋友,然因于氏高雅,且交往多贤,故难以推断阁下年龄,是以号呼“先生”者也!一笑。
        又去年以来,某尚在西藏日喀则地区南木林县检察院进行基层锻炼。且近来网络稍出问题,故今日才得见先生电邮。迟复为歉,愧矣!
        且不才愚陋,尝承蒙浩兄、凌宇君不弃,故得以问学,实属幸事。然能得浩兄褒奖,盖足慰方寸欤?感慨系之矣!……
    此致,致歉!
    专复,多安!
                                      2007年11月14日夜二时许武功张氏于南木林湘河畔阴阳阁

        次日,吾即复书一函:

    张兄台鉴:
        来函收悉,闻语欣愧交加,欣者得晤兄之高致,愧者实难附先生之雅号。在下行年方二三,算来应称君为兄,如蒙不弃,定结草以报。
        鄙友姓石单名一晨,若君语之片言,则为敝友之幸,吾之幸矣。语泣,云尔!
        临书仓卒,不尽欲言。敬请教祺,礼安!
                                                           乙亥十月六日

        戊子年一月三十日,吾随于浩君前往鹰潭凌宇君处,二月一日,大醉,翌日方醒。某不才,唯旧作:孑孑大漠升海市,浩渺龙蟠卷金毡。奋行且图沆宕看,堆烟消散马嘶寒。七绝一,赠之党盟。兄立复七绝如下:

        无端作茧成今日,俗累终牵难与辞。
        啼笑年来常纵酒,辛酸失态莫相知。

        凄婉决绝,悲不尽言。观之如黄连在喉,遂辗转与于浩、凌宇。凌宇君、于浩君皆快才,和之数首。唯吾词穷,泣血苦吟,方得绝二:

        其一:
        扁舟难觅蔽风日,暗涌寒冰未曾辞。
        贪炙年年常病酒,不觉障目误贤知。

        其二:
        东风飞嫁阳春日,春伴东风妙为辞。
        且向鄱阳沽桂酒,且行且远且问知。

        和诗详情,详见于中国青年学会博客(http://zgqnxh.blogbus.com)文:由党盟兄的一条短信开始http://www.blogbus.com/bugai-logs/16715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