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去吴城,前日晚方知,翌日晨时仓促登车,未携一衣一物,行至一校,次第上来一车稚童。问过方知,吾等皆为秋千客,乃随行而,怏怏失色,然人已在车中,不便辞行,况美景尚远,半途而废何为?巳刻车方行,岂料车中稚孩,盖诸见辄怪,靡沸终日,不得洗耳。至吴城方歇。

        永修吴城,珍禽王国也,而今视之果不其然,遮天蔽日,蔚为壮观。逡巡流连,得致人之乐,不刻,已至午时。孩童早已围地而坐,分食午餐,吾等皆愕然无措手足,唯继续流连,聊已忘饥。待稚儿饭毕,驱车往吴城镇。此地设有候鸟博物馆诸景,观之索然无味,更甚者腹中空空,咕叫不止,如是折腾,至申时方觅得些许发饼充饥,诚如司马子长所喻夫子之言“累累若丧家之犬”也。

        近日偶翻石公《祭秦一生文》,得其言曰“他人之园亭,一生之别业也;他人之声伎,一生之家乐也;他人之供应奔走,一生之臧获奴隶也。”一生酷爱山水声伎,奉其耳目,粗豪莽夫欲舐其眼者,虽碧水云居,声伎满楼亦不解者,而一生一局外之人得领略其趣味,酣足而归。盖一生善作他山之石者,借他人之酒杯浇己之块垒者。

        人之于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一生于粗豪之中体悟山水之趣,不以人之粗莽而失己之所求,不以彼之凡俗而憎其所好者,乃于诸物之中而自有高度,胸中自有丘壑便无所畏惧,此盖为东坡之超旷,三变之彷徨者也。得此,幡然顿彻。

    分类: 驴行四海
  •     陶庵西湖七月半有言,“一无可看,止可看看七月半之人。”有五。鸟亦如是,殊异者鸟可观,观鸟之人亦可观。

        至吴城,可看看观鸟之人,亦以五类看之:其一,“宝马”香车,一路飙尘,偎红倚翠,莺歌燕舞,名为观鸟而实不观者观之;其二,轻舟摇曳,缓缓湖泽间,所至之处,则雁阵惊飞,身在鸟中而实不观者观之;其三,欢颜笑语,高谈阔论,语出则欲盖他人之言,亦观鸟,然欲他人观其观鸟者观之;其四,至户外则雀跃,与朋半笑语,不以他人之目为意者,鸟亦观,然实不知观者何也,观之;其五,独行一处,心无旁骛,鸟亦观,观鸟者亦观,观之。

        吾辈鹤衣布履,叩行泽沼,蹑脚匍匐至水畔,端详流连,迟迟不离,人行远去,丹霞褪尽,鸟息夜至,方乘兴而归,酌酒呼肴,醉而入梦,鵩鸟至,则邀而入座,煮酒论道,相与枕藉。

    分类: 驴行四海
  •     丁亥十月望日,余携一凡、魏军至彭泽吴城观鸟。是日微风如醉、阳光如媚,恍然阳春天气。鄱湖吴城方百里,尽湖泽缠绕,车行一岛,送目处卧雁一片,游鹤成群,观之如钩、如卧蝉、如远山之眉黛,黑白相间,遮尽波痕。

        闻人声至,起,初如玉人出浴,半遮琵琶,一鸟如飞,万鸟齐鸣,影如流风之回雪,漫天卷席;声如四面之楚歌,排山倒海。一瞬,便有黑云压城之势。万鸟冲天也如浪,迂回翱翔兮如绸。见天色顿黑,唯鸟羽一白,时隐时现,鳞鳞然水波倒倚。

        如是一刻,方潮退浪息,风波被止于更远处。

        诗云:“飞时遮尽云和月,落时不见湖边草。”信然!!!

    分类: 驴行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