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觉来万事成虚空,路漫谁与同?
        从前院落,今日篱笆,悲恨情种。
        醉里欢言,觉后碎魂,总是相逢。
        一朝勘破,埋愁无地,生死皆梦。

        注:旧作本由情之失也可惜,遂觉种种缱绻,如醉里之言,醒时已然教付东风。遂心生悲凉,感慨良多,渐悟生死。

        近来读夫子,倍感言之过正。夫子高见:“未知生,焉知死!”道死生之真。然余以为,未知死,亦难知生之可贵者!遂有言曰:“死得其所,壮哉!壮哉!”,从生之根本观之,乃为死得其所为之也。

        在此妄言生死,罪过。

  •     数日芳菲,一日更比一日好。梅雨早跑,不必为它恼。

        倚住斜辉,落红生春草,夜来焦。觇尽闺箫,肠断也难抛!

        注解:第一句言情义渐渐融洽,如春意一日暖似一日也,然夜快如斯,亦如昨日之黄花,一朝得窥闺中之密,心如死灰,虽复如此,还如骨在喉不得吐也。

  • 2007-05-13江氏别传 - [人物白描]

        醉时每欲标高格,画尽人间阴阳脸。遂想其容颜,举笔相向,以刻于文。得其一。

        江氏,红艳,鄱阳人也。少有大志,常谓“谁言女子不如男,巾帼何须让须眉。”少时,家寒,族人为之取名:红艳。以求其飞黄之意也。此女不以之为是,未十岁,已诵读诸子百家,四书五经。甚喜庄生逍遥一篇。每每以有鸿鹄降至,遂自易名鸿雁。

        童时发黑及绺,容貌姣好,两发髫垂肩,缀于玉脸之侧,黛月之眉顾盼妖娆,令凤凰侧目。及长至豆蔻,美人之名传焉。稍长父丧,其母吴氏,更生一子,常夜哭,盖叹家道维艰,恐负先夫所托。长女鸿雁,一夜起如厕,闻之,偱声至母房前,听之。暗志力辅,以告父之九泉。

        吴氏,诚良母也,不流俗,不偏人。常训诫姐弟二人曰:“家境拮据,勿以也。非过也,尔等立身须直腰骨,勿为他人折腰。”吴氏为维家业,不日不夜。然鸿雁其弟受流风所害,加之少不得管教,性情乖张。吴氏痛心不已。私语其二人:“书,关乎子之口手,汝等须知自强,孰能脱颖,自当优待之。”是故,姐弟益加发奋。吴氏,其贤,可与孟母比肩也!

        已而丙戌,鸿雁已入大学。与人交而赤诚,聪而愈敏,敦而好学,为学不躁进,不孤陋。常谓:“闭门既是深山,读书何处禁地。”腹有车书,尤叹古之学者,恨不能与之同世。是故友皆叹惋,奉为良师。有弟子者抑郁不得志,自轻甚,其曰:“吾,诚木也夫,就水则糜,却之则枯朽,无用之若此!”诫之曰:“渔夫有言‘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于世推移’庄子可用大菰之种,剖以为船,游乎江潭,子何不立之为梁,横之为椽。以有室之用。何故利欲充于胸?子亦有芒乎之心耶?”弟子幡然顿悟,其梏解若此矣。

        鸿雁,有叔夜之态,盖志在大川,其胸中一股不可遏止之气,盘桓升腾,非良桐不居,非蓬莱不处。已乎哉,微斯地,何由居之。是万般纙结不可缚之者也。

    分类: 人物白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