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隅居之三:夏日偶题

    乘岁流年奔粤西,迁客诚惶桑梓牵。
    污陷泥淖余身半,仿梦暗香盈室田。
    清波潋滟荷偷睡,旷野空茫马方闲。
    拂剑脱缰凭风去,还教月下采浮莲。
        (2011.07.02新兴榄根)

     

    分类: 小生活
  • 隅居之二:我不想到对面买一包烟

    502天以前,我要了一杯无糖咖啡
    没人问我苦,还是不苦,
    即使问过,答案总是符合
    提问者的胃口,我的味蕾已经
    丧失,她的游疑便超出了生理学范畴

    “抽跟烟吧?火柴已经不见踪迹了。”
    我卖掉了父亲的勋章,赶在杂货店关门前,
    去买一包十一块的双喜,但是
    七块的七匹狼,是我的最爱。
    我知道我仅存的纠结,让你不适。
    你终于笑了,笑声中含沙射影
    反而令人兴奋,像一根啃不动的倔骨头。

    杂货店关门,“或者今天根本没开过!”
    一般情况下,你更愿意这么想,
    不能证明谁是对时,你一贯正确
    朋友,如果坚持,就去对面小店,
    那边双喜只需10快,可我不想到对面
    买一包烟,那需要穿过鸡场
    这样会弄脏我白色的鞋子

    尽管,我的鞋子
    已经半年没有洗过
        (2011.05.14榄根)

    分类: 小生活
  • 隅居之一:榄根,五月几望

    雨季,推迟了一个季度
    麻雀欢快,农人垂泪
    陈年老井蜘蛛罗结
    他们被张狂而焦躁的石灰驱赶
    露出原始,略带睡意的模样

    除了他们,并没有多少石头
    关心,应该躺在什么质地的泥土上
    或者,石头之间产生的是火花
    还是由孤零零的一块变成一堆?
    大多数的棱角,按照需要捶打而成
    雨水滴灌,山风琢磨
    像是甜蜜轻浮、不经世故的唐突之言。

    是的,不经世故。
    这样说,足以证明你已经上道了。
    “雨还是会来的!”
    灯前,擦亮火柴,
    浓烟入肺
    你这样说着。
        (2011.05.14榄根)

    分类: 日知浅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