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06老妈蹄花·朵渔(转) - [大名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ugai-logs/115372116.html

    老妈蹄花·朵渔
    【大暑日,江上友人为寄《老妈蹄花》一碟,并绿茶两盒,作诗以谢之。】

    吃了吗,哥们儿?七月流火
    宜清淡,当归、佩兰、熟地黄
    一杯绿茶,亦是清心之物
    可以打倒多少白毫和毛尖。
    这世上,瞎子渐渐多了起来
    笔杆子成了一根根盲杖
    一切领袖的著作都是导盲犬。
    一个戴墨镜的常说
    “天凉好个秋”,别信他的
    天空早已破得不值一修
    也不要相信什么
    世界美如斯,那是他没来过中东、中国
    和中央。这世道,除了老妈和蹄花
    再没有可信仰之物。一个老大早说过
    “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我们还有点
    别的出息吗?好人都喜欢沉默,螺丝钉
    从不相信眼泪,道德就是一把左轮枪
    它的后座力,足以误伤一个拈花少年。
    我觉得,一把刀能解决的,就不必再
    寄望于善。若士必怒,伏尸二人
    流血五步,跟丫拼了!我本杀猪屠狗辈
    胡子长在这个人的脸上,就是享受!
    可是,每只鸽子都有一颗驯服的心
    青春作赋,总是太淡,诅咒啊,
    你只能悲哀地坐在我身旁!
    这世道,活着,也需要把子力气
    往往一泄气,厌世的感觉就来了
    人一激烈,就容易犯傻,而中年就是
    一根筋,再不发疯,可能就来不及了。
    大暑日,无雨敲窗,江南的事物
    首次闯进我的诗里。在没有风景的房间
    痛饮茶,老妈蹄花一碟,心碎二两
    一切苦都拥有了一个心灵的现场。
        (2010夏)

    分享到:
    分类: 大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