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27吴城观鸟记(三) - [驴行四海]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ugai-logs/17880645.html

        此去吴城,前日晚方知,翌日晨时仓促登车,未携一衣一物,行至一校,次第上来一车稚童。问过方知,吾等皆为秋千客,乃随行而,怏怏失色,然人已在车中,不便辞行,况美景尚远,半途而废何为?巳刻车方行,岂料车中稚孩,盖诸见辄怪,靡沸终日,不得洗耳。至吴城方歇。

        永修吴城,珍禽王国也,而今视之果不其然,遮天蔽日,蔚为壮观。逡巡流连,得致人之乐,不刻,已至午时。孩童早已围地而坐,分食午餐,吾等皆愕然无措手足,唯继续流连,聊已忘饥。待稚儿饭毕,驱车往吴城镇。此地设有候鸟博物馆诸景,观之索然无味,更甚者腹中空空,咕叫不止,如是折腾,至申时方觅得些许发饼充饥,诚如司马子长所喻夫子之言“累累若丧家之犬”也。

        近日偶翻石公《祭秦一生文》,得其言曰“他人之园亭,一生之别业也;他人之声伎,一生之家乐也;他人之供应奔走,一生之臧获奴隶也。”一生酷爱山水声伎,奉其耳目,粗豪莽夫欲舐其眼者,虽碧水云居,声伎满楼亦不解者,而一生一局外之人得领略其趣味,酣足而归。盖一生善作他山之石者,借他人之酒杯浇己之块垒者。

        人之于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一生于粗豪之中体悟山水之趣,不以人之粗莽而失己之所求,不以彼之凡俗而憎其所好者,乃于诸物之中而自有高度,胸中自有丘壑便无所畏惧,此盖为东坡之超旷,三变之彷徨者也。得此,幡然顿彻。

    分享到:
    分类: 驴行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