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3简谈《论语》的修辞 - [日知浅议]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ugai-logs/17880915.html

        修辞是一种语言活动,自《易经》上有了“修辞立其诚”这一句话后,便渐渐推广延用。准确地说“修辞不过是调整语辞使达意传情能够适切的一种努力”(陈望道《修辞学发凡》)。

        孔子在长期的教学生涯中,遵循“有教无类”的办学主张和“诲人不倦”的教学原则,因材施教,循循善诱。这就使《论语》在语言上呈现出既简练、准确,又典雅、含蓄;既富于深邃的哲理性,又有一定的文学情趣的语录体散文风格。这种风格也正是通过其丰富的修辞手法表现出来的。

        现存的《论语》版本,只有20 篇、492 章,一万一千余字。刘勰《文心雕龙•征圣》评价其艺术特征说:“夫子风采,溢于格言。”正是这些洋溢着”夫子“风采”的《论语》,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做人做事的宝贵启示,成为中华两千年来人文精神的核心内容。其语言哲理性强、感染力也非比寻常。同时其修辞形式也多样,甚至在一句之中,往往综合运用多种修辞手法。

        作为思想家和教育家的孔子,非常重视文章语言的表现力,对于语言他要求“辞达而已矣”,这是最基本要求,孔安国说:“凡事莫过于实,辞达则足矣,不烦文艳之辞。”(《论语注疏》)孔子说的“辞达”是指文章在表达上需简约流畅、准确明白。在“辞达”的同时,还要“辞巧”,孔子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但是这是在重视文章内容的同时。他在《论语•雍也》中透彻地阐释道:“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只有质朴和文采完美搭配才是最美的文章。对于“巧言”,孔子是这么批判的“巧言令色,鲜以仁!”。作为提倡“仁”、“义”、“礼”、“智”、“信”的君子之道的儒学创始人孔子,终生以“克己复礼”为终极目标。可以说,孔子的修辞运用都是为了宣扬他的“君子”之道的,虽说不一定是孔子的自觉的语言行为,但也是孔子对于 “文辞”、“文质”两者矛盾而统一的关系的一种思考和要求。

        刘勰在《文心雕龙•征圣》中评价《论语》的艺术特征说:“夫子风采,溢于格言。”孔子的思想,《论语》的精华,用“风采”两个字来形容其语言艺术特征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论语》蕴涵哲理之深邃,修辞艺术之精美,不仅在诸子中独树一帜,而且在整个中国文化典籍中也是难与其匹的。修辞手法多样,涵盖了大部分主体的修辞方式,《论语》的语言也相当规范,取自于《论语》中的成语也是不胜枚举,如:“温故知新”、“巧言令色”、“见贤思齐”等等,此外,如:“精细”、“言语”、“托孤”等词也源自《论语》。可以说《论语》的语言是非常典范的。

    分享到:
    分类: 日知浅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