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09西行散记(一)出行篇 - [西行散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ugai-logs/24403500.html

        一条路走下去并不难,难在如何跨上那第一步。山哥对于我的出行计划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了,我懂得他背后的意思,一来,看我难得有这么一次冲动,虽然路途千辛万苦都得我自己承担,然而他还是很支持我,从听到的那一刻就支持我,所以鼓励我,怕我像遭遇洪水的蚂蚁,节节败退,泄气了。二来,我们这些人,对于长途旅行,特别是单车之旅,虽心向往之,然而总是由于个中原因无法实行,而我具备这样的实行条件:无挂碍,身体棒,能吃苦,还有一条最重要的,有青春这宝贵的资本可以挥霍(当然不是任意挥霍)。通过他们根植在我身上的深厚情感,由我代或者带他们领略一路的风景和感悟。
        一路来,坚持写诗,由于没有相机,没法让大伙都看到景致,想来,古人可从未有这个烦恼吧?韩振兄说,诗歌太抽象,希望我坚持写游记,这种即情即景的文字,要当时写就,方不至漏掉很多感触,对我也算是一种挑战啊,不管是体力精力还是时间,抑或重要的网络。耗子说,不管写什么,坚持码字,终会获得。我只想说,半途而废不应该是我的作风……哈哈!
        我还是从第一步说起吧。
        有这个想法应该是鼠年之前,看了《蜂蜜与三叶草》(很棒,后悔我的大学没这么过,大家可以找来看),一直觉得自己不管是性格还是生活经历和里边的竹本都很相似,然而内心本不甘平庸,打小便有傲骨,被老师称作狷类,《论语》有关于狂狷的界定,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既然有所不为,定有所为。奈何后来变得中庸起来,心智成熟得连疯狂的事情都没干过,着实后悔,哈哈。二来,虽有傲骨,行事却陷入怯懦,大事果决,小事往往犹豫,常此便显小家了,有意让自己得到历练。(友人说我浪漫主义太浓了,到此反觉现实主义更加深)有了想法便要实行,所谓言必信,行必果。(注:从义所在。孔孟所言)
        清明节,单位放假三天,不过我得加一天班,有两天时间,很想重游故地抚州乐安的流坑,下午随便收拾后去汽车站,发现已然车走茶凉,便逛了南昌长运附近的GIANT自行车店,比较了雅克和途乐2.0,由于经济原因还是相中了雅克ark,但当时身上也没几个钱,狠狠心用招商银行的信用卡,刷了1698大洋,买了我的座骑。此后过了两个月的卡奴生活,6月初把钱还完,恰好还有点闲钱,置备了刀具,头巾,驼包,水壶。也算大体备齐了。总共花去近三千大洋。
        如此还是不能成行,路上没有盘缠,我看只能终结或者等待来年了。无奈之下给众兄弟打电话,陈飞爽快,把自己买房筹的钱给了我1000。这就是我出发时所有的粮草了。在和各位朋友嘘寒问暖,互道珍重之后,我踏上了我漫漫西征之路,到了第一站:相伴了四年的母校NCU(320国道所经之处)。
        晚上,大雄,兰子,龙王,还有一个师兄,五个人,在父亲节这天觥筹交错。惜别却不需要依依。依依是女人间的麻烦事。
        从江西到成都,一路2000余公里,实际骑行也许只有1000多公里吧,总共花了十天:第一天从NCU骑行到了万载,由于天气晴好,心内无物,畅快之至,出笼之鸟,自然心旷神怡了。第二天从万载骑行到萍乡,一早便下着中雨,在快到萍乡界时前胎破了,赶紧换上了备用内胎,一是第一次把我座骑拆卸,走了320国道最艰难的一段路,路面坑洼,雨水也来添乱,磕磕绊绊花了近6个小时才走到萍乡,已是下午两点,在小馆子吃了碗传说中五块钱送一碗炒粉的萍乡炒粉,吃完也联系上刚从拉萨回来照看父亲的石头,就在高兴的时候摔了第一跤。算是给我小小的警告吧。在萍乡盘桓了两日。接着从萍乡经浏阳到了长沙,在长沙海关上班的杨章辉同学那小住了两日,花了一天从长沙骑经益阳到了常德,在常德遇到了吴大哥,他招待我一顿晚饭,并住了一宿,次日,冒雨骑行临澧、澧县至公安,在公安碰到了谭老师和张老师,张老师以前骑行过川藏南线,他教了我很多经验,晚上也是在张老师家安顿的。翌日,谭张两位老师,一同骑行送我到荆州,通往318国道的路口处,在这给两位老师鞠个躬,等我回来再去拜访二位。当天,从荆州骑经枝江到了宜昌,到宜昌已是下午6点了,向往三峡风光,便花了180块钱买好了晚上去万州的船票,(其实是从黄牛党那买的,船票只要147元吧,貌似,对此,宜昌人给我印象很不好)由于是晚上,三峡大坝也没能见了,直到早上五点,我才从睡梦中起来看到了神女峰,所以三峡,其实只看了巫峡,和瞿塘峡,西陵峡便无缘相见了。到万州是第二天下午4点,由于一路来,发生太多事情,内心受到很多震撼,当时觉得很无奈,很无助,加上身上也没钱了,只剩400大洋,刚好够乘火车到拉萨的车票,遂想改乘火车了。便直奔火车站,买了到成都的火车票,再到成都买到拉萨的火车票。(转变的原因此处也不表)
        在火车上也没有座位,后来找到一个,迷迷糊糊睡到凌晨两点,便跟耗子发短信,觉得还是要坚持下去,当时正是欧洲杯火热阶段,众兄弟都在看球呢吧,哈哈。这样也就云淡风轻了很多,又开始整理羽翼了。(先播报到这,看客先反映要补充哪些,以后再加点料进去)
    分享到:
    分类: 西行散记

    评论

  • 小丫头为你自豪呢。
    回复五月说:
    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2008-07-10 13:2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