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21再远的路总有尽头 - [西行散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ugai-logs/30457215.html

    对于众多川藏线勇士来说,摔跤、狂风暴雨、冰雹并不是什么不能逾越的。他们会依靠团队的力量,用钢铁般的意志去抵御遭受的一切艰难。然而川藏线并不只是男人的事儿,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也是这条漫漫天路的征服者。她们又会怎样去面对她们所必须面对的呢?

    为征服而征服
        家在福建的周淡如,今年已经工作了3年了。在大学学管理的她在浙江一家外企工作,可是今年,她却毅然辞去了薪酬可观的工作,踏上了漫漫千里的川藏线征程。“我想征服这条天险路,以达到征服自己的目的。”周淡如向记者透露自己的初衷。
        “诸如余纯顺、切·格瓦拉成为众多车友心目中的偶像和前进的动力,可他们都是男的,我想女性也能成为他们一样,成就神奇。一样可以像电影《阿甘正传》里的阿甘那样忍受寂寞孤独,享受旅途带来的乐趣。”雄心勃勃的她终于上路了。

    阵容超级豪华

        7月6日,周淡如坐上了前往成都的火车。在成都的3天里,她通过在网上发帖子,汇集了16人的超强阵容:13位男士3位女士。11日,这支混合队伍出发了。
        “我们队由于女队员比较多,很多人体力不齐,所以前进速度比较慢。”第一天他们在邛崃住下了,本来预定计划是到雅安的。“这样我们其实只走了一半的路程。跟别的队相比,我们可能要多花一倍的时间才能到达拉萨。”周淡如无奈地说。

    出师不利 计划差点夭折

      “可惜我不争气,在名山(进雅安城前需要翻越的一座山)的大坡上狠狠地摔了一跤。”由于初次长途骑行,不懂如何运用刹车的她,没用刹车下坡,结果人飞了出去,车也被损坏了。“我昏迷了一夜,醒来觉得非常对不起老爸老妈,我想我应该退出。”出师不利,便有点退缩了。
    被送到成都的她醒来的第二天便打算把车运回厦门去。可上午刚托给物流公司,下午便接到了他们的业务员的电话。“他说,他很舍不得把我的车托到厦门去,因为对车损伤很大。”聊了好久,她决定再次从成都骑车出发,“这时候我骑行的动机是:为保护爱车而奋斗!”
     
    再战川藏线
        在成都朋友家,她很注意保养身体:每天吃很多饭,睡很多觉,努力养伤。同时在网上重新组队,7月20,她和小钢、冬瓜、小罗、球,一共5人的拖鞋队重新上路。
        “重新出发的第一天骑了60公里后发觉右肩上的纱布似乎长到肉里了,经过汗水一泡奇痒无比。背部的伤口也开始疼痛起来。车况也不佳,前轮钢圈不正,刹车似乎也摔傻了,不怎么灵光。我沮丧极了。”刚恢复的信心,差点就要被瓦解了。还好,队友考虑到周淡如情况特殊,特别安排了一个行程:前一个星期,每天只骑行50至70公里。队友戏谑地说:“反正一路风景好,像雅安,有美丽的雅女,让我们在这呆一辈子都愿意。”这让周淡如忐忑的心渐渐安静下来。一个星期就在这样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度过了,他们每到一处都悠闲地逛,转遍了那些城市的角角落落。而周淡如的伤也好了八九了。
        他们这个礼拜才走到康定,从这里开始,他们就得面对高原反应和高山上倏忽飘来的雨、冰雹和爆胎事故。
        还好,一队人的体质都不错,折多山轻易地过去了,很快他们到了芒康,在去左贡的路上,他们必须翻越海拔超过5000米的东达山。“这山简直令人崩溃,路况很差,而且路是在几座大的山体里边蜿蜒,弯比折多山还多,你每走一段再回头望时,依然可以看见你两个小时经过的那户人家。”久战不下的那种挫败感是他们这此川藏线骑行体验最深刻、最难以忘怀的。
        “再远的路总有尽头。”这种信念一直支撑着这支拖鞋队伍。而翻过了这座山头也令他们士气大增,就这样,他们一路风雨兼程,历时40天,终于抵达了他们心目中的圣地——拉萨。

    超级链接:http://epaper.chinatibetnews.com/xzsb/html/2008-10/21/content_31310.htm

     

    分享到:
    分类: 西行散记

    评论

  • 终于相信就算是神话也是人可以的......
    回复江红艳说:
    回家了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2009-01-15 14:14:22
  • 年轻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