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21川藏线历险记 - [西行散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ugai-logs/30457478.html

    夜中骑行偏逢雨

        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是川藏公路上通往西藏的第一座高山,上坡的路都是“之”字形,不断对折,因而被命名折多山。翻过折多山,便是号称“摄影家的天堂”新都桥了,这是一段考验体力、耐力、意志力的路程,但也因为是第一座高海拔的山,很多人都会在这段路上有高原反应。
        “当时我们队伍中一位叫小枫的队友就因为有高原反应,实在没法坚持,便搭车率先到达了折多山脚的一户牧民家。而剩下的4人在那天遭遇了一次难忘的考验。”卡萨微笑着和记者谈起了这次经历。
        当天早上8时,他们从康定出发。一早,天气还很阴沉。此前就因为下雨无法前行被迫在康定停留了一天的这支队伍,看到好不容易盼来天空喘息、不再下雨的机会,又匆匆上路了。去折多山垭口的路大概有25公里,但因为缺氧,他们的平均速度只能达到每小时5公里左右,包括在路上的休息和午餐时间,翻越这座山,他们花了近7个小时,15时才到达折多山山顶。小枫的高原反应让他缺席了山顶狂欢,但剩余的4人却是兴奋异常,“翻过这座山是我们从成都出发以来最有成就感的一次经历。”卡萨现在依然眉飞色舞地说道,“我们在山顶呆了近一个小时。”
        下山的路况比较差,队友雷子特别喜欢摄影,一路拍照花了不少时间,这也延误了他们下山的时间。等他们到了山脚下那户牧民家与小枫会合的时候,已经是17时了。“牧民尼玛一家7口都在家,于是我们一起合拍了很多相片,也叫他们把地址留给我们了,等相片洗出后把相片寄过来。”这样,直到18时他们才开始去新都桥——他们仍然需骑行50多公里才能到达目的地。此时,天空依然阴霾,他们在坑洼的路面上飞窜,原本两个小时就能完成的路程,他们花了三个小时。最凄惨的是,骑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天开始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而此时天也已经黑下来了。
        一伙人急急忙忙找出备用手电筒,穿上雨衣,在夜雨中慢慢摸索着前行。
        手电筒的光不是很亮,还有一位队友忘记装备照明设备了,而且因为下雨,被车辗过的路泥泞不堪。“那一段路基本上就是车骑着人过去的,泥土沾满了车轮,很多时候车子都被泥卡住了,推不动。”卡萨痛苦地回忆着,“大概到了22时左右,我们到了离新都桥镇还有8公里的一家叫做雅克驿站的旅店,最终队员们决定先在那住下来。”
        这次骑行经历让队友思考了很多,“以后骑行过程中,我们很注意路况和时间,每天都是按计划走完规定的路程。”卡萨说。川藏线上,有时长达上百公里就只有一家能住的地方,要是没能到达,那就只能在路上挨冻受饿了。

    路中遇险令人惊

        那一天/我不得已上路/为不安分的心/为自尊的生存/为自我的证明……这是刘欢的歌曲《在路上》里面的歌词,像很多人一样,卡萨他们在骑行过程中唱得最多的也是这首歌——犯流浪病的人们,把心灵的困境化作自我的坚定。尽管如此,在路上,他们还有需要面对自己无法左右的路上的辛酸,那就是意外。
        卡萨这一路上,亲眼目睹了好几宗“惨案”,有一次最令他触目惊心。
        从理塘出来,翻过海拔4685米的海子山,接着骑行90公里便是巴塘了。巴塘是前往西藏境内的最后一个县,这段路对于他们也因此具有特别的象征意义。
        对于之前已经翻过这么多山的卡萨他们来说,这段路并没什么困难。由于一路来,都是在雨季中穿行,海子山山顶,他们难得看到了雪山,这令他们兴奋了很久。高海拔地区本来就云翻雨覆,转眼间气象万千——很快,他们的兴奋劲儿就被滚滚而来的大雨浇灭了。于是,他们只好先在山顶一起披着雨衣避雨,“我们在那儿等了近一个小时,雨才稍小了点。在等待雨停的过程中,避雨的地方集合了三队车友,这是我们从成都出发后第一次见到有二十几个车友集中在一起的景象,特别壮观,而其中有一位56岁姓张的山东车友给我的印象最深。”卡萨说。
        “我们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开始下山,当时我们所处的地方距离巴塘还有90多公里的路要赶。”卡萨介绍说,“那么高海拔的地方,本来气温就低,加上下雨,就更加冷了。虽然穿着冲锋衣,可是有些裹得不严实的地方还是进了水,又被风吹着,浑身都觉得冰凉。年轻人尚且如此,老年人也就不用说了。” 卡萨说,当时老张跟着大伙儿一起下山的时候怕拖大伙儿的后腿,便把下山的速度控制得很快。谁知道刚过了那两个著名的“海子”,车祸就发生了。
        “我们下山的速度都达到了40公里/小时,最高的时候有60公里,老张也应该达到了这个速度。”卡萨当时正好和老张一块儿并骑,只是他骑在公路右边,而老张则骑行在左边。眼看前面有一个右转弯,老张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本来我在前面,突然间,他就闯到我前面去了,可是他右转弯的幅度却比公路的转弯幅度小了,自行车直接撞上了山体。”由于紧张,老张把刹车刹得非常死,撞上山后人就被抛了出去,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后头部先撞上地面,双脚也因为惯性甩了过来。“我立马来了个急刹车,滑出了四五米后才停住。回过去一边扶住老张,一边叫车友都停下来。”卡萨说,“当时他的后脑已经流血了。我们都吓坏了,赶紧在路上拦车,准备送他回成都治疗。”
        “老张回到成都后接受了检查,还好,只是轻微的脑震荡。现在已经回山东了。”卡萨到这时才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从成都到拉萨,长达2000多公里的川藏南线被驴友称为‘最美的景观大道’,不用说号称天险路的通麦至排龙路段不时飞滚的碎石、路旁滚滚的江流;也不用说业拉山路段难以忍受的‘搓衣板’路的颠簸以及车压过山路扬起的漫漫尘灰,一路上,各种意外随时可能发生,因此,驴友们在骑行的过程中,买一份保险还是很有必要的。”卡萨说。

    超级链接http://epaper.chinatibetnews.com/xzsb/html/2008-10/10/content_28553.htm

    分享到:
    分类: 西行散记

    评论

  • 已感受到.
  • 爱好的东西见了报。的确是个两相宜的事情啊。
  • 这里的朋友也都还在。祝你工作顺利。
  • 每一場青春都犯流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