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2拉萨废墟里的光影故事 - [西行散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ugai-logs/62251267.html

        拉萨的废墟和老房子的故事,见诸报端的并不多。他们兀自矗立着、存在着,却从不呐喊,渐渐隐没在世俗的尘嚣之中。我想,也许是我们都不愿意提起那些沉重的往事,于是,他们就从我们的记忆和视线内撤退,独自惆怅,顾影自怜起来。本期《文化·写真》栏目,让我们一起走进位于拉萨市中心的一座喜德林寺废墟,用轻松的眼光去打量它,去感受它的美丽。
        从布达拉宫沿繁华的北京路往东,过朵森格路口,前行50米就到了策门林四巷。进入巷子,直走二十余步,你就能看见一片废墟被周围的民居包围着。
        这是我第一次站在它面前。这断壁残垣的景致享受着整个院子,让你感觉似乎它才是主角。废墟坐北朝南,门前是一片开阔地,两边植有大树。
        废墟由低到高依次展开,房子的整体结构便呈现在我们眼前。正门四根柱子依然挺立,铁丝罗织在柱子上形成的障碍中明显有一个较大的空间,可容一人钻过。看来,还是有人在这出入、观瞻。我也就毫无顾忌地进入了它的领地。
        如椽大梁上斑驳的朱漆可以想见老屋坍塌的年岁;天花板黑色的烟灰证明它是被烧毁的;幸存的房檐都是用卯榫结构组合在一起,上面的雕刻也是精工细作、精美绝伦,可以推断它在被毁之前是一座豪宅或者是一座寺庙。虽然它已经破败,但廊柱之间依然可见当年的华丽,方正沉稳,霸气十足。
        进入内院,这里已经杂草丛生,几根房梁随意地卧在与人等高的茅草之间,使废墟更显荒凉和破败。它不由让我们陷入沉思,不由让我们想知道这一切是什么造成的。就在我冥思的时候,一阵笑语从正门边传来——它又有了客人。
        我们相逢了,是来这儿拍写真的三男两女,这倒让这片废墟活跃了起来。涅槃是摄影师,他说每年这里都会有很多人前来拍写真,“这里倒塌的不规则空间造成的光影效果对于摄影者来说是最好的:有古朴的氛围、现代的感觉。构图也不用费神思量,从这儿可以看到蓝天、布达拉宫,还有房间它自有的结构以及房屋之中的茅草装在镜头里都会是美景。”听他娓娓道来,再看他们拍出来的图片,这废墟宛如有种鬼斧神工的创造力,不经意间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美妙的摄影场所。
        出了废墟,我便往四周瞅,看哪位是比较合适的采访对象——年纪稍大点的。我瞄准了正在院子中晒太阳一位老大爷,他叫洛次。他说,他对这里并不熟悉,只知道这是一座寺庙,叫“喜德寺”,在1940年前后还是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的。旁边在劳作的居民告诉我,原来这儿的住户都搬走了,新搬来的都不大清楚。
        在这一座庞大的废墟里,几根残梁笔直地刺向天空。每当黄昏时分,这儿会时不时跑来两个小孩,笑语与金黄的光线散落在这片空间里。这片废墟无疑是这群孩子最早的记忆,慢慢的,它变成了一座城市的记忆。它展示了被损伤的过去,它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历程。当这些废墟消失了的时候,我们的城市记忆也就开始渐渐消失了。
        不管它是“喜德”,还是“喜德林”,最重要的是,要记得这儿有一片曾经给过我们欢乐的废墟,它埋藏了城市的一段过去,它代表了这个城市的特色和风格,它应该活在我们心里,即使只是一片废墟。
        回了住处,便从各个渠道找消息。其中有一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廉湘民著的书《劫难:1947年春热振事件》提到了这座寺庙,书中讲述了十三世达赖逝世以后,前后都担任过摄政的热振活佛与达札活佛争权,热振活佛在1947年被达札迫害致死。热振死后,达札派人将他的尸体装扮起来,移至喜德林寺中,之后诬陷热振活佛,激起民愤,烧掠了喜德林寺。于是,它就成了现在的样子了。

    分享到:
    分类: 西行散记